首页- 都市激情- 美人鱼
美人鱼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久久爱www免费人成av,一本久久道本道久久爱,国产主播免费福利视频,熟女 人妻 国产 少妇,日本A级作爱片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
  这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故事,但它却是我最喜欢的故事之一。我不喜欢凄美的爱情,但不得不接触那幺多让人黯然神伤的感情。每当我看到有傻瓜在无私地为别人默默牺牲自己的时候,我就会心痛,我会觉得她(他)真的好傻。因为我会问:这值得吗

    在水中消失的那一刻,我流泪了,它带着我对你的想念和爱彙入了海里,这滴泪是幸福的。你是不是也会为我的离开掉下眼泪呢?它会是什幺味道?我想我也许知道,我只能期待我下辈子能幻化成人,作你的妻子,好好地爱你。

    突然彷彿回到了从前,看到了与你相遇。闭上眼,真想再来一次……

    那是在今年的夏天,这天阳光很好,我上岸来,躺在大石焦上沐浴明媚的阳光。微风习习,一个男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儘管已经不再是青年了,但他的稳重却深深地吸引了我。我陶醉在惬意的感觉里,不由自主的在沙滩上漫步起来,感受着这大海里没有的独有清新。突然一个声音惊到了我:「大白天的,你可真大胆!」我惶恐的侧过身来,双手摀住双乳,害怕得没有说出一句话来。这个雄性生物从巨大的石缝里走出来,不断地靠近我:「行了,我懂。」

    我是一个孤独的人鱼,从来没接触过其他的生灵,没有经曆过任何的感情,包括友谊。所以,我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那里纯净,孤单,却没有任何伤害。所以我不知道如何打交道,如何面对面前的生物。

    「我以前也是人鱼,现在变成这样了」,他拍了拍自己的双腿:「我腻烦了当人鱼,所以用魔法变了双人类的双腿,现在有美食吃,还可以找年轻的女人,地上的生活比水里好多了。」怪不得他的下面没有尾巴,还套了一根类似人类的短裤。

    我慢慢放弃了对他的畏惧,因为我和他是同类。但不知道,他为什幺要告诉我这幺多,我纳闷的同时,双手也离开了自己的乳房,移到了自己的尾巴。这个并不怎幺英俊的人,猥琐的看着我,头低到了我的耳边:「你想变成人类吧?我一直看着你,你迷上那个男人了吧!」

    顿时觉得自己好容易被看透,可能是寂寞得太久,一遇见男人就会被莫名的吸引吧,但是除了眼前这个。「我本来想把你变成人,但我有一个条件,你同意吗?」他又开始打着他的如意算盘了。

    说实话,其实我真的很想变成一个人,这样我就可以体验作人的感觉了,也可以乘此机会去靠近刚刚出现在我视野里的男人。我害起羞来,「嗯」的一声,点了点头。

    他叫我张开嘴,手里拿着一种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水草。我含进了嘴里,使劲地咀嚼。他一直盯着我:「吃了吧,闭上眼睛。」我配合的做了这些之后,就丧失了知觉。

    不知过了多久,我感觉有人在碰我的脸,顿时醒了过来。发现自己躺在了有海浪冲刷的地方,回过头,自己的尾巴真的奇蹟般的消失了,变成了一双修长的美腿,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    正当我还沈浸在喜悦中时,一个男人的声音,打破了这种甜蜜:「你怎幺回事!一个女人还光着身子。反正没做什幺正经事,我说得对吧?」他蹲着在我面前,我使劲的摇着头,因为我还不知道要怎幺用人类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,我只知道,现在的我,很脆弱。

    我双手撑在地上,这个戴着草帽的噁心男人的双手伸向了我的大奶:「像你这种坏女人,玩玩也没问题,反正早就习惯了吧,让我玩玩吧!」就在地上,玩弄起我的乳房,边亲还边说乖乖听我话。我反抗着,然而全身却没有任何力气,只能发出痛苦的呻吟声。就在这时,我的王子出现了,他就是在我脑海里萦绕的男人:「住手!」他很愤怒,立马跑过来推开了那个正在强暴我的男人。他站直了身闆,俯视着倒在沙滩上的男人,蔑视地说:「你没看见她不情愿吗?是你吗?在这里作恶多端强姦的杀人魔?」

    听见杀人魔,这个渔夫开始结巴了,好像很害怕一样:不,不,不,不是我,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!」王子很生气,弯下腰,抓起了这个渔夫就準备揍他:「你这个混蛋,我饶不了你!」我站了起来,拖住了我心仪的男人,希望他不要打这个畜生。就在这时,渔夫拔腿就逃跑了。他没追去,只是望了望,就转过身来,柔情地关心我:「没事吧?」

    这是第一次,他这幺近距离的注视我。此时,我是赤身裸体,金色的头髮下,那一张成熟的脸,丰满害羞。胸前那两只大白兔,光秃秃的耸立在这男子跟前,臀部圆润上翘,我下面不知怎幺的,开始益出液体。这也是我第一次这幺近距离看他,那一张带着忧伤的脸,露出无限的关怀与男人味,那黑白相间的条纹T恤,配着超短绿色的沙滩裤,显得格外的性感。

    突然,我意识到了什幺,他也意识到了什幺。我双手摀住了我的两只宝贝,退后了几步。他也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,立马脱下了自己的T恤头也不回的递给了我,结巴的叫我:「赶快穿上。」我接过衣服,淡淡的看着他的背,再看着这件T恤,那是感动。我毫不犹豫的把它套在了自己的身上,却也带着一脸的不好意思,感觉所有的尴尬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  他没有回头,只是问我没事吧,我点了点头,还提醒我这里很危险,别接近这里。然后就光着身子离开了,他也许知道我会就此马上回家,但是他错了,我的家就是大海。我目送着他离去的身影,百感交集,面对着这幺具有诱惑的女士,他居然没有做出轻薄之举。如此具有魅力的绅士,把我的心也一同带走了,可惜,不知道问恩公的名字。

    我躲在了一块巨石的后面,一直用手抚摸并且闻着这带有男人味的T恤,十分享受。但突然,我变得好难受,乳房开始膨胀,乳头直立起来,好想让人使劲玩弄,小穴变得好痒好痒。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抚弄粉嫩的人小穴,顿时慾火焚身,我难受得大叫起来。

    一个声音传来:「但是我有条件,只能在白天维持人的模样,变成人性慾会很强。在身上涂上人类的精子,不然就回到海中。同意这个条件,我就把你变成人类。」

    我知道,我性慾发作了,我需要男人。但是,我从来都没有做过爱,可小穴又特别需要,我的精神也越发饑渴。

    我疯狂的在海边搜索目标,终于,一个人出现在我的眼前,就是刚刚被打跑的渔夫。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一下把他推倒在了海滩上,他恐惧的说:「不是我,我不是坏人。」我没理他,趴在了他的身上,嘴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。没想到,我的初吻,竟这样被白白浪费了。

    我疯狂的舔着他的嘴,吮吸着他的舌头,淫蕩的姿态让我无法忍受,但是又没有办法控制。我脱掉了他的上衣,用嘴搓他的乳头,他是那样的陶醉。我撑起身,用大奶在他的身上摩擦,偶尔也把大奶贴近他的嘴巴,让他享受。

    慢慢的,我越往下,短裤里一条庞然大物拔地而起。我迫不及待地脱下了他的裤子,好长,好大,我开始用嘴去吸它。越用力,我就越爽,他也一直在叫。我开始利用自己的乳房,把他的大鸡巴用我的大奶来伺候,特别舒服。我坐在他的大腿上,鸡巴在小穴外摩擦着,我不想让他擦进来,因为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给我心爱的他。但,又不受魔咒的控制。地上的男人坐了起来,我们亲吻着,特别大声。他站了起来,大大的鸡巴翘得老高老高了,我使劲用嘴搓着,真希望快点有精液射在自己的身上。可他太强了,这幺久还不出来,是不是渔夫都很强大?我继续用大奶给他乳交,并?头深情地望着他,他很享受这样的过程。最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,马眼射出了我所渴望的浓浓精液。我狂搓精液,涂满了整个乳房。

    男人迅速穿上衣服,跑了。终于,我开始恢复正常。慢慢,我走到大石旁,捡起了因性慾而脱掉的王子的T恤。走向大海!

    我很疑惑,为什幺我说不出话来?我很疑惑,为什幺我不能正常的表达?带着这些疑惑,我在海里沈默。虽然有了人类的脚,却不会说人类的语言,是不是也是变成人类的一种悲哀?

    不知过了几天,我回到岸上晒太阳,因为我特别思念那个男人。

    那个雄性人鱼出现了,我嘶哑的问着他我为什幺不能说话。他却很淡定的走过来:「怎幺,你想说话?你还真贪心。」我使劲的点头,以表示我特别想说话的心情。他走近我:「我先提醒你,像我们这种半鱼人,与人类扯上关係,就会失去理智。如果你明白的话,就不会接近人类,你不在乎吗?」

    我可怜巴巴的看着他,期望他能动一下恻隐之心。他看了看我的身体,那值得骄傲的资本:「你和我一样,张开嘴。」我下了大石,他用手抚摸我的下颚,就像在调戏我一样,为了能说话,我没有一丝的反抗。他把手指伸进了我的嘴里,而且插得特别深:「下面和上面的嘴都一样。」然后把手伸进了我的小穴里,抚摸着,顿时翻江倒海。我被他弄得特别想要,一直在强忍着那种慾望,嗯嗯的叫着。虽然,还是处女,却被他弄得淫水四溅,小穴的收缩十分强烈。

    我跪了下来,他脱下仅有的一条裤子,叫我把他的鸡巴含进去,并且用舌头使劲吸。他的鸡巴比渔夫的大多了,插到了我的深喉,有种窒息喘不过气的感觉,但有没有办法,不能拒绝。

    我一次次的把他的鸡巴完全吞进嘴里,只为能说人话。一次次的痛苦告诉我:要完成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,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我已快要崩溃,他却说:「想要拥有自己的声音,当然伴随着痛苦。」他射了,大量的精液,全在我的嘴里。我把他的鸡巴吐了出来,鸡巴在外面一翘一翘的,特别骄傲。他叫我继续吸:「想要拥有自己的声音,一定要努力。」清理完他的精液,我发现自己能说话了,太厉害了。此时,我脸上的笑容比太阳还要可爱,太开心了。

    我兴沖沖的跑去人类的世界里,我想要找到他,那个偷走我心的男人。但之前,有一件事,我必须要做,就是偷一套人类的衣服,因为我不再是一条美人鱼。在某户,我找到了一件粉红色T恤,一条白色的短裙,还有粉红高跟鞋,似乎这一切都是为我準备的(剧情需要)。一个成熟风韵的女人,就这样诞生了,我叫凤间由美。

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  

    我找到了他工作的港口,他正在弯着腰干活,我走到他身旁,他注意到了我,站了起来:「你就是上次,那个,那个。来这种偏僻的地方干什幺?」我始终羞涩的低着头,不敢?头看他:「那个,那个,让我帮你工作吧。」其实我就是想跟他在一起。他很惊讶,我们四目相对。

    我跟着他出海,在甲闆上,我指向远方,告诉他哪里可以补到很多鱼,哪里可以补到很多贝类,他认真的听我说着,有点憨厚。然而,我可以看到他偶尔偷瞟我傲人的双峰。我盯着他:「谢谢。」他傻里傻气的说:「我才该谢谢你呢!幸亏了你,我很久没有这样丰收过了。」我摇摇头,微笑着说:「我还想继续报答你的恩情呢。」

    说完,我提过水桶,开始蹲下擦拭栏闆,我的俯身,使我的大半乳房裸露出来,乳沟深不可测,我没有在意,他却看入了神。短裙完全无法掩饰我内部的风光,大号风景,尽收在他的眼底,这当然,是我自愿的。我时不时抚发,想在他眼前展示我的柔情。正当我表现得十分自然的时候,?头,他却背对着我。

    我走到他身边,问他:「还有需要我做的吗?」他笑着回答:「不用了,不用。」反正不敢看我。我从背面保住了他,脸和大奶贴在了他的身上。他慢慢转身,我对他说:「我还想做。」我抱住他的头,开始亲他的嘴,然而他却没有主动亲我,还拿开了我的手,虽然任然握着,但我们却有一定的距离,很正经的没有一丝参假:「由美呀,我希望你能珍惜你自己。」

    在船舷,他难过的讲起了他的故事:「我的恋人就死在那片海滩,被陌生的男人强姦,最后被杀害。」越说越悲伤:「因为,她在找在这片海滩钓鱼的我。她不光被杀死了,而且还被强姦啊。」哭了起来:「她有什幺罪啊!不过我总觉得,能再见到她,所以每天去那片海滩。但我还无法走出阴影。」

    我想这就是他无法接受我的原因。所以,对不起,他说。

    我坐在海边,思索着这个专一的男人,直觉告诉我,他很优秀,值得拥有。我也联想到,曾今放我回海里的那位善良的渔夫,不就是他幺,在浅海里:「回去吧,要健康成长哦。」双手解救了我,淡淡忧伤。

    突然,性慾又来了。搓乳房,扣小穴,完全没用,难以抵挡的慾火,燃烧了我:「男人,男人,我要男人。」又一渔夫,看见如此貌美的我,忍不住和我狂吻,狂亲,狂舔:「我想要男人,给我更多。」我的骚劲十足,直接脱了他的裤头,也脱了自己的衣服。他震惊的看着我,摸着我的大奶,却没有做出其它的动作。在我的引导下,才像婴儿一样吸我的乳房。我发骚了,毫无形象可言,可以说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蕩妇,在淫乱一个老渔夫。他的鸡巴短小,却有着我梦寐以求的精液。我为他做着人类世界里大多数人都会做的事情——手淫。我的乳房,乳头变得好硬,他忍不住了,我用屁股?子摩擦他那幼小的鸡巴,果然是久经沙场,没有丝毫要洩的迹象。最后只能靠手和嘴了,还是嘴比较给力,没过多久,终于达到了我想要的目的。好多精子,好多精子,好开心。性慾没了,然而我却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,把这个渔夫杀害。

    我仓皇逃跑,在一堆石焦中,看着这爽杀人的手,不禁颤抖起来。那个熟悉却又讨人厌的声音又传了过来:「人鱼残暴的本性该暴露了吧。」原来这头人鱼也在这里,我回过头,他居然在像我招手:「变成人类会很辛苦,再不满足肉食动物的本能,会发疯的。」本来我就已经很受惊了,没想到他那染满鲜血的双手,更让我心寒。

    我大叫:「强姦杀人狂魔,就是你!」其实,早就想到应该是他了,只是现在得到了确认。他解释道:「这就是便成人的人鱼的宿命,你已经杀人了是吗。」我惭愧的低下头,他又叫我过去:「能够作为人类活下去,是因为我强姦,杀人。」他把那双沾满血的手抚弄我的头髮,我的头侧动了:「过不了多久,你也会变成我这样。」我很害怕,真的很害怕我也会变成这样。他说:「那幺久就变回人鱼吧,再也无法变成人类。」我难过得一个劲的摇头不要,因为他都还没有爱上我。他说:「抑制冲动很痛苦。但是,我们是同类,就不用互相残杀,嫁给我,你这样做,就能一辈子当人类。

    他从后面握住我的大奶,好大的劲,脑袋穿过我的肩膀,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。我努力告诉自己,我是属于我心爱的男人的,但是已经无法控制了。他让我变回人鱼,我抗议,摇头拒绝:想一直当人类,至于怎幺做,就全看你了。

    我们柔情地嘴对嘴了,其实我也不想这样,都是他在吻我。他的一只手伸进我的小穴,我是真的无法自持。有哪个女人可以经受得住一边有人玩弄乳房,一边扣小穴的,慾火早就被那邪恶的双手点燃。我只能呻吟和享受。我就快不行了,站不住了,酥麻感穿透全身。我趴在了大石上,他从后面添我的屁眼,并用手刺激我的阴蒂,最后直接用嘴大吸我的小穴。我的里面早已波涛汹涌,寂寞的地方早就需要有人来充实和填补,此时,我没忘那个地方应该是属于我心爱的男人的。但,却马上要给我的同类了,他不是善辈。淫水如倾盆大雨喷出了那个神圣的地方,他让我用嘴湿润他的鸡巴,我照做了。

    我躺在沙滩上,自己张开了腿,他慢慢插了进来,第一下,就撕破了保护我多年的屏障。好痛,这时他的动作缓慢,似乎是在为我着想。此时,我慢慢习惯了他的鸡巴在我小穴的抽插。疼痛感很快消失了,继而迎来的是巨大的快感,可能是性慾太盛的缘故吧。我的第一次,真不值得,很快,便达到了我的第一次高潮。

    然后,他让我跪在地上,从后面插入,好深,每一次感觉都插到了自己的子宫,冲击感特别强,结合处发出的碰撞声如动听的旋律般,响得十分有节奏。我一刻都没有停止呻吟,那带给我的快感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的。我配合着他的动作,从上往下插,高潮一阵一阵。最后,他全部射在了我的身上,然后躺在了我的身边。儘管他拥有了我的身体,却不能拥有我那颗圣洁的心。他说:「跟我在一起吧,一辈子。」我听了之后,像着了魔一样,趴在他身上:「我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。」我残酷的屠杀了这个佔有我的人鱼,他没有反抗,任我宰杀,我用我的手和他的血,结束了我和他之间不该有的一切。

    我换了一条白色睡裙,行走在水中,抱着那时王子给我的T恤,我想是到了该还他的时候了。我悲伤地来到他家,因为我就要回归大海了。

    我走上前去,他正在打扫庭院:「你真是不可思议,总是突然出现。」我不舍的拿出手中T恤,忧伤的望着他,递给他:「这个。」他很开心的接过衣服:「不用客气,要进去喝口茶吗?」我点了点头,想在最后的时光跟他多在一起。

    他让我坐下,而我却低着头,呆呆的站着,因为有好多话想说,却不知道怎幺开口,也没有勇气说出来。他走回来,低头关心的看着我,问我怎幺了,我木木的,半天没说一个字。「我,自从被你救了之后,就一直喜欢你。」我深情地看着他说:「所以,拜託了!「说完,我就抱住他,头靠在了他的肩上。他犹豫了:由美!我是真的想把自己给他,虽然第一次已经没了:一次也好,跟我做一次吧!

    他没有答应,却先吻了我,我和他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,我觉得和他亲吻,才是世界上最幸福,最甜蜜的事情。他的唾液就像蜜糖一样融化在了我的嘴里,甜在了我的心里,我们都开始爱对方了。他不停地摸我,不停地摸我,不停的摸我,我的脸红了,这是给心爱的男人的,所以,我很激动。乳头在白色的睡裙上显得特别明显,他隔着睡裙舔了又舔。慢慢的解开了睡裙的两条带子,大奶肆无忌惮的跳了出来,他很喜欢爱不释手地玩弄它们。我也很开心,因为他对我动情了。还不停的夸我:由美,你真美!我很是开心。

    我们调情的部分,最多的就是亲嘴,只有爱,才会让我们那幺的想要融为一体。他把我放在小桌子上,感觉全身都被他舔了个遍,他的一只手不断地抚摸的的大腿内侧,让我在这种情慾中无法自拔。他说他想好好地看看我,我趴下身,他在我的屁股上舔,手指还不忘伸进我的肉缝里遨游。他开始像其他男人一样,吸我的小穴,他知道吗?我是为他而生的,我的小穴是为他的大鸡吧存在的,这个小洞因为有了他的滋润才变得完美。我的小穴现在特别水淋淋,他的鸡巴已经可以在里面尽情的徜徉了,我知道该我为他做点什幺了。

    但似乎女人为男人做的,只有让他的大鸡巴舒服,各种办法,只为他爽,我就心甘情愿。我们脱光的对方的衣服,他抱起了我,我双腿缠绕在他的腰上,我们互相撕咬着对方,用力的撕咬,我们深爱对方,只是现在才让这种感情爆发。

    他抱不动了,放我下来。我看着他的鸡巴,变得那幺长,那幺硬,真的好开心。我用舌尖刺激他的龟头,偶尔还把他的蛋蛋全部含进嘴里,反正能为他做的,我都想做。他想玩69式,我愿意。然而我却比他敏感多了,总是经不起他的嘴和手的服务,很快就洩了。他让我躺下,我知道,我们就快要正真的结合了。他的鸡巴在外面摩了好久,我叫他,我要。

    在我不经意的瞬间,他横冲直撞,我连根吞没,狂叫一声,他开始抽擦。我嘴里一直叫他满足我,用力,我很爽。他一直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一插到底。他累了,我们换男下女上的姿势,由我主动使劲,让他在我的胯下沈醉,感觉真爽。我高潮了,好多水,全部流到了他的身上。我们又热情拥吻,然后我躺下,他插了进来。这一次,抽插的速度好快,我一直陷入在快感里。终于,在我们两的尖叫声中,同时达到了高潮。他没有拔出,把精液全部射进了我的子宫里。

    我希望能为他生孩子,那是我们爱情的最好见证!我们都累了,但是却都不能压抑我们之间的爱。我们抱在一起,又亲了不知道多久。

    当他还在睡梦中的时候,我走了,在黎明的光中,回到海边,正一步一步走进海里。

    他醒来疯狂的找我,来到海边,看到着的身影,大声哭喊着想要留住我。然而我却没法答应他,只能谢谢他,谢谢他带给我的幸福。眼泪夺眶而出:「我该走了。」

    我只期待着能够幻化成人,好好的与他相爱一次!一辈子都沈浸在和他的性爱欢乐中……

  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统计代码页面更新.